福建省建瓯市闽源之窗门户网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 主页 > 闽源文化纵横 > 闽源研究 > -正文

建瓯史上三大书院考辩

时间:2018-02-19 21:57来源:闽源之窗 作者:闽源文化研究中心 点击:
建瓯市方志委 赖少波
 
一、建安书院:

1.创始溯源。

      宋绍兴元年(1131年),韩元吉任建安知县;宋淳熙元年(1174年),韩元吉任建宁府知府。韩元吉主政期间,导引城北橄榄坑之水入城,沿途浇灌果蔬,在紫霞洲西北侧始创建安书院,并在附近开辟了一处玉仙池,周围植树建亭,亭楣上题有“溪山一览”匾额,成为城内一道特别耀眼的文化教育风景线。


      宋淳熙年间(约1174-1175年),朱熹常往来于建安(即今建瓯),同友人游览了有“西天柱”之称的郭岩山,并题诗赞美道:“名魁上郡无双景,秀夺西瓯第一山”。同期,朱熹在在建宁府(即今建瓯)与知府韩元吉交游甚密,常常在城区紫霞洲韩元吉创办的书院(址在今磨房前福利院,后兴建为建安书院)讲学,在书院前开凿了一口井,叫“艮泉井”,并作有《艮泉铭》。

2.历代变迁。

      南宋嘉熙二年(1238年),郡守王埜承宋理宗陛辞之命,在紫霞洲韩元吉始创的书院基础兴建建安书院。

      明洪武十九年(1386年),建安知县余子薛,将建安书院迁于崇儒坊府学(遗址在中西医结合医院),更名为“汇沙书院”。以故址改创知府廨舍,后废。

      清康熙二十五年(1686年),瓯宁知县邓其文到任,恰逢大水,即投入赈济灾民,兴办书院,重建毁没的建安书院。

      清康熙三十二年(1693年),瓯宁知县邓其文将建安书院迁建于右卫旧基义学之右(遗址在都御坪旧人民政府)。中祀建州诸先儒,后建文昌阁,创讲堂,设射圃,以为诸生讲学观德之所,并改名为“建溪书院”。并筹给膳宿,聘请名师教授。次年,邓其文在建溪书院设义学,聘请名师教授家境贫苦无力上学的青少年。因而,建溪书院前(今西大街东段)旧称“义学前”。

      清乾隆十九年(1754年)知府史曾期新之,筹给膏火。其后,清道光四年(1824年),知府陈俊千、建安知县包干臣等捐俸倡修。书院一直延续到清末,改为学堂为止。

      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各省书院中属省城者改为大学堂,属各府者改为中学堂,强调“教法当以四书五经、纲常大义为主”。

      清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建宁知府白增煜在城内义学前建溪书院内,创办闽北第一所中学,即建郡中学堂。当时的学制5年(预科3年,正科5年),建郡中学堂只设预科,预科班毕业试验科目有理化、算学、英文法、尺牍、英语。但是由于预科办理不善,授课知识太浅,办了两年后于清光绪三十四年(1908)就停办了,学生提前毕业,毕业后可转入正科。

      1949年,建郡中学堂与“建瓯县立中学”合并为“福建省建瓯人民中学”。1952年合并私立培汉中学为“福建省立建瓯中学”。1956年改为“福建省建瓯第一中学”。

      建安书院从北宋绍兴元年(1131年),由韩元吉初创到南宋嘉熙二年(1238年)再由王埜兴建时,其管理体制已较为完备,有山长、堂长和讲席等不同层次的管理和教学人员。


      从最初的建安书院,到汇沙书院、建溪书院,再到建郡中学堂,最后到建瓯第一中学,一脉相承,成为建瓯办学历史最悠久的一所学校。

      建安书院旧址的建筑,除了朱文公祠、真德秀祠外,还建有燕居堂以祀先圣。关于建安书院历史变迁,历代有宋知府王遂、清知府陈俊千,邑人徐孺芳、郑重、潘锦等名贤留有碑记,供后人考索查阅。

3.典故传奇。


 
      建安书院门前有一口井,名曰“艮泉”为朱熹当年在此讲学时所凿,后人也有叫它“朱子井”。据传,井底有一块用大石板雕刻的神奇的八卦图,会托起失足落井者,所以当地人又把它叫着“八卦井”。 在艮泉井的左侧,有一株大樟树,为朱熹所种。这株樟树长得奇,奇在樟中生榕。人们称:“本是同根生,樟榕共一体。千秋不落叶,百世留连理。”

      民间流传:1964年的夏天,当时紫霞洲一带有一个瞎子院,里面住的都是双目失眠的孤寡老人。他们的日常饮用水,都是从艮泉井里汲取。一天,两位瞎子老人在井边打水时,其中的一位不小心掉到井里了,待人们把他救上来时,发觉他并无大碍,只是受了一点皮外伤,大家都觉得很奇怪,掉到这么深的井里,怎么还能安然无恙呢?这位老人告诉大家说:掉下去时,感觉有一股力量把他往上托,所以就没受伤了。我想,艮泉井之所以这么神奇,大概因为是朱子亲凿的八卦井的缘故吧!

      朱子作有《艮泉铭》:“凤之阳,鹤之麓,有屼(音物)而状;堂之坳、圃之腹,斯瀵(音奋)而沃;束于亭、润于谷,取用而足;清于官,美于俗,是为建民之福”。

      “艮”在八卦中位于东北,又象征山,而泉水则出自山岭。所谓“艮泉”,当是源自东北方向的山泉。“屼wù” 是山陵高耸的样子,“瀵fèn”是地底喷出的泉水,井旁有大樟树遮阴,井水清澈甘甜,为周围百姓汲取饮用。

      朱熹在《艮泉铭》中告诫人们要为官清廉,美化风俗,造福于民,成为百姓的福气。在六十四卦中,“艮”卦的意思是:做事适可而止,行其当行,止其当止;当止之时,止于至善,终能吉祥。这对我们当代人如何为人处世仍然很有启迪,可作为世人的座右铭。因此,对朱子古井,我们不能只作为一件平常的造物来看待,还要从道德情操层面上去领悟。

      从南宋淳熙年间(1174-1175年)到现在,艮泉井已经历了800多年,如今除了井体还算完好外,其他附属设施已荡然无存。时光流逝,人们对此井的来龙去脉已知之甚少。所幸的是,1992年,在建瓯市闽学会的发动下,由建瓯市酒厂捐资重修。现在此井已列入市级文物保护单位,成为本市一个文化景点,供人们凭吊先贤的遗泽。

4.名人纪事。

《建宁府知府王遂:建安书院记》(摘要)

      淳祐三年夏,前建安太守王公移书今郡守王遂,曰:“野昔受命也,上之训辞曰:‘游、胡、朱、真流风未泯,表宅里以善其民,则子汝怿。’野再拜稽首。天子之所以命者,敢不敬?谨入那学,则游公御史、胡公文定之祀于乡先生有年矣。惟是朱文公聚学考亭之下,其在周、程,犹孔子之得孟子。

      元年春,驾幸太学命撤王安石之祠而祀周、程朱、张,则文公之宜祀也较然,而真公退居迁阳,十年笃意文公之学,不下及门之士,诏参大政而没,赐谥‘文忠’,邦人所共惜也。乃临北津,筑祠以祀文公,而文忠媲之,并祠而立斋舍,因室而营书院。上许之。

      山川之明豁,风日之清美,可以迎前修而来后学其工役之大小,兴筑之多寡,则以戒吏而饬之费,独野不及记其事而落其成,微子无以遣后人。曰:‘初公之未奉,诏也。以廖公德明之门人郑师尹为贤,而开馆迎之,尤以蔡公元定之孙模为贤,而移书致之,使校朱、真二先生遗书。会书院成,请蔡君典教事,其敬之着至,而爱之者深矣。适公入觐郑以放归蔡亦忧去,士不能不觖望。’”
 
二、屏山书院:

1.创始溯源。

      境内有三所,一所位于城南紫芝上坊(遗址在今茶厂一带)、一所位于城东察院前、一所位于西溪口梅岩。其中位于西溪口梅岩的屏山书院,始建于南宋绍兴年间(1131-1162年);位于城南紫芝上坊的屏山书院,始建于元至正元年(1341年),为元代建宁路总管麻合马及同知刘伯颜所建。


2.历代变迁。

      位于城南紫芝上坊的屏山书院,又称“宋三先生祠”,在府城瓯宁县城南紫芝上坊,原为洪山寺。旧址在登俊坊。元至正六年(1346年),郡守赵镛重建。明嘉靖十三年(1534年),提学潘璜增设籍溪胡宪、白水刘勉之像,匾曰“三先生祠”。内有五忠祠。祀宋屏山刘子翚,以门人朱熹及其从子珙配享。据考,盖书院的基址,原先是刘珙故宅。

      明初改为建安县儒学,而祠刘子翚于戟门之右。明天顺八年(1464年),知府刘钺改建今所。中为堂,以祀子翚,配位如故。堂之北构两斋,匾曰“不远复”、“毋不敬”。南为门,外立绰楔,匾以旧额。

3.典故传奇。

      建瓯名贤、素有中国十大史学家之称的袁枢,在晚年无意宦海浮沉,选择隐居在风景秀丽的梅岩屏山书院。他每日扶着手杖,徜徉于山光水色之间,观听淙淙飞瀑,玩赏梅竹疏影,有时还饮酒赋诗,过着悠然自得的恬静生活。其间还著有《辨异》、《学易索隐》、《易传解义》等书作。

      明正德八年(1513年),提学副使姚镆给银置田,苗米五石。坐落瓯宁县崇安里,地名封山,计三亩三分三厘三毫。嘉靖十五年(1536年),分巡佥事王庭给拨上冲寺废寺田土,苗米一百七十石。坐落瓯宁县吉阳日里等处,计粮正耗米五石三斗五升。与屏山子孙刘煊等收租,以供岁时家祭之费及延师以教子孙之秀而贫者。

4.名人纪事。

《建宁府知府刘钺:屏山书院记》(摘要)

      予领建宁郡之三年,既作朱文公祠成。一日,到建安县学,见其前门夹窑,栖其塑像,儒其克服,牌题曰“屏山先生刘文靖公”。

      予曰:“先生崇安五夫里人,其遗像乌得留此?”教谕朱义对曰:“稽之前志,建安学基,本先生从子忠肃公珙故宅。元至大中,以建屏山书院,中有祠祀先生,以文公与忠肃公侑食。国初改书院为儒学祠,因以庆而像仅存于此。”予曰:“若尔,不宜如是之隘也。”时推官胡君缉在侧,闻而是之因言水南旧有洪山寺为尼所据,后尼坐奸罪还俗,而寺遂废,然堂构尚存。若折移创置祠宇,不过旬月之功耳。

      逾时告完,迎先生像遗安奉于中堂,仍以文公并忠肃公配于左右,而题其楣曰“屏山先生祠”。复题其后轩曰“不远复”、曰“毋不敬”,外门曰“屏山书院”。俱循用旧典也。祠前出西南百步,有曲涧萦流,注于大溪。涧上旧有小桥,以通往来。至是作亭覆之,而名曰“道源”,本所自也。
 
三、环溪精舍:

1.创始溯源。


      根据民国版的《建瓯县志》、清康熙版的《建安县志》、明嘉靖版《建宁府志》等史籍的记载:环溪精舍由朱熹的父亲朱松始创于宋绍兴七年(1137年),地处建瓯城南东西溪交汇处的南岸,旧属紫芝坊。遗址今建瓯中水南旧袜厂一带。环溪精舍是朱熹童年随父寓居在建瓯读书的地方。

      宋绍兴七年(1137年),朱熹八岁,跟父亲朱松由尤溪迁居建安(今建瓯)。据《韦斋集》卷首《韦斋公年谱》载:

      “公尝往来于建、剑间,喜建州山水佳胜,遂筑精舍于环沙之上,迁居焉。时文公已八岁矣。童时画八卦于沙上,即此地也。”

      从绍兴七年至十四年三月(1137~1144)朱熹的父亲朱松去世为止,朱熹均在环溪精舍从父学习。

2.历代变迁。

      明朝洪武初(1368年),有僧人造城南石桥,借环溪精舍为督工之所,桥成之后,僧人竟拓增精舍,改为方广寺。明成化二年(1466年),朱熹十世孙朱墩告于官,仅收回精舍两侧空地。明正德七年(1512年),朱子的后裔嫡孙又告于官,才全部收回修整,祀朱松像于中堂,以文公配享。后又改环溪精舍为环溪书院、朱韦斋先生祠等。

3.典故传奇。

      根据旧志的记载:“画卦亭,在城南环溪精舍前。文公年谱云:‘八岁时尝坐沙上画八卦’。今书院久废,沙上尚有片碣,大书朱文公坐沙画卦处……迄今七百余载,碑碣犹存。”也就是说“画卦洲”就是“环溪精舍”附近河滩的一片沙洲,即今水南建溪河畔。

      建瓯当时是素称“八闽首府”的建宁府治所在地,是福建历史上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朱熹少儿时期在建瓯得到很好的启蒙教育,励志儒家圣贤学说,诗文有了很大提高,成为影响他一生发展十分重要的一段生涯。环溪精舍前有画卦洲,相传为朱熹少儿时期与大史学家袁枢等孩童们游玩戏耍及坐沙画卦之所,后人在这一=带建有“画卦亭”、“朱韦斋先生祠”等名胜古迹。

4.名人纪事。

《建宁府知府汪佃:宋韦斋先生祠记》(摘要)

      前代贤哲之故居、遗躅,所以历世久长,阅废兴而不遂泯者,未有不由良有司之标表,作兴于其上;亦未有不由其贤子姓,敬承遹追于其下,公私相成,彼此协赞,然后功易集而事有可久。虽中更世,故不无衰歇而羊存识礼,终克按迹而修复之。不然,坠者日就澌烬,间能兴之,旋即芜没,从使人嗟惋叹恨于故墟耳。

      吾于韦斋先生城南之祠之兴,重有感焉。而先生方率同列极论和戎不便,桧益怒,出先生知饶州。未赴,丐祠禄,乐建州城南溪山之胜,筑环溪精舍,寓居徜徉终焉。

      舍前溪沙,相传文公儿时画卦所也,陵谷变迁,兹地鞠为榛莽。国朝洪武初,有僧造城南石桥,构庵其上,督工工讫,建桥局寺。后增拓更方广,而精舍之名故在。成化丙戌,先生十世孙燉白于官,仅复其西隅隙地。正德壬申,孙举请于提学余姚胡君铎,黜其僧而移佛像于他所。仍其甍载加葺理,奉先生像于中堂,而文公配焉。启蒙画卦有亭,养正有堂,像设冠裳,凛凛生气,而旧观一旦光复矣。

      然岁时秩祀尚为〈缺〉典。嘉靖丁酉,其十一世孙版曹副郎升,复申请于提学贵溪江君以达,檄郡核实,郡丞婺源汪侯玩署事,实赞厥成。遂以是年秋下建宁秩诸常祀。庙貌靓严,过者必式豆笾祝号,牲帛、粢盛一供有司,视前有加,永永无极矣。

      夫精舍之墟数百余年,废置不知其几。由成化丙戌修复以来,迄今又七十余载,日营岁拓,始克大备。

      此固当路诸贤留意儒先之盛举,而其后裔堂构之有人,良不可诬哉!夫一舍存亡,若无系重轻者,况先生位未甚显,而道未大行于时。今其后人号吁图复,皇皇若恐弗及,而上官相继加饬,旨为第一义而不敢后者,岂非以道学源流之地、斯文之兴丧、来学之起堕靡不由之,顾忍等为弥文细故而漫不加之意哉!抑先生眷眷兹地,至居以终其身。虽其并州故乡之念,亦以先垄所在,有慕恋不忍远去者,是乃仁人孝子不忘本始之至情,不独以其地胜而已。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