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省建瓯市闽源之窗门户网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 主页 > 闽源文化纵横 > 闽源研究 > -正文

悠扬舟歌——浆声灯影建州城

时间:2018-09-29 18:26来源:未知 作者:《闽源之窗》编委 点击:
 
      “维舟绿溪岸,绕郡白云峰;将幕连山起,人家向水重。”——唐·李频《之任建安渌溪亭偶作》 

      当我们缓缓推开建州历史的厚重栏栅,吟诵唐代建州刺史、著名诗人李频描写建溪上泛舟踏歌而行的景象时,耳边仿佛听见历史的回音。千百年过去,悠扬的舟歌犹荡漾在耳畔,浆声灯影里的建州城,浅浅爱,深深藏,至今仍连绵在山水交错,坊巷成群的芝山建水之畔…… 
 
      郡城南望铁乡,紫盖以次群峰,旁联黄华白鹤之秀,为东南胜地,碧水丹山,骄阳垂柳,船泊两溪之岸,人流闾巷之间,阡陌交通,人潮涌动。自三国以来,从属吴国的建安郡城就呈现出美丽繁华、秩序井然的江南景象,丝毫不亚于“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的宋代杭州。 
 
      千百年来,环绕这座城市的建溪、松溪、崇阳溪,汇集了闽地崇山峻岭的山灵地气,伴随悠扬的舟歌,滋养了三江两岸的富饶土地和勤劳人民。南宋王象之《舆地纪胜》中对宋代的建宁府记载称“东南胜地,建安大邦”、“唯富沙之大府,为闽地之要冲,环七邑以星联,乃南渡兴王之故地”,由此可见府城当年之盛大繁华,难怪意大利著名旅行家马可.波罗慕名来到府城,惊叹不已,并形容“该城面积广大,有三座建筑美观的桥梁,桥长一百步,宽八步,这里的妇女非常漂亮,而且生活奢华安逸。”如今,屹立在芝城通仙门码头广场上的马可.波罗依然安详地注视着这座盛大繁华的千年古城,他目光如炬,心中好似装着这座城市所有的历史和未来。而生活在这座城市,总是让人不时有在历史和现实中晕眩之感,因为,他博大精深,却又谦逊一隅,不论岁月如何洗礼,他都历久弥新。 
 
      公元196年,建安立县,从此如闽地天之骄子,创造出一个又一个繁华,山水之间回荡着大气磅礴。建安八年(公元203年),这里成为东吴后院,古代闽地的蓝图从此在山清水秀的芝山建水中徐徐展开,在今天的建瓯市水南覆船上下,背山面水,高低毗邻的铁狮、云际、紫芝、梅仙、覆船、梨山等山峦连绵起伏,围着一大块开阔的风水宝地;他的前面就是松溪和建溪,依山傍水的金交椅地形,风光无限,易守难攻。
 
      吴永安三年(公元260年),吴国建安郡太守王蕃在此建立闽地历史上第一座郡城,隶属吴国扬州牧管辖,郡治建安(今建瓯),下辖十个县,随着吴国大规模屯田政策施行,建水之畔的闽越人开始聚群邻水而居,和南移的中原吴人一起打造建安的繁荣,凭借水路交通的便利,吴国将先进的造船技术传到建安,此时的建安河畔开始出现千艘舟船,商旅不绝,浆声灯影,夜夜笙歌的繁华场景。 
 
      宋代建州词人柳永(今武夷山人)在形容杭州的《望海潮》中曰:“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也许柳永未曾想到,早他出生之前的700多年前,他的家乡建安就是如他所描写的杭州一样,美丽富庶,重湖叠献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美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明法令,布恩信,均田赋,劝农桑,修城郭,设学校,举孝廉,礼耋艾。”这里有青山绿水,有城邑相连,这里有山的灵魄、水的灵韵、舟歌的飞扬、浆声的浮动。建州,绝不亚于柳永笔下的杭州。 
 
      唐开元二十一年(公元733年),朝廷下诏在福州设经略使,唐玄宗取福州和建州各一字,具名“福建经略使”。从此,福建之名破茧而出,沿用至今。建州,用自己的厚重的历史和富庶的地位撑起半个福建,并呈现出中原大城市之盛大繁华,建州乡民对刺史陆长源任职建州时的贡献称颂“令我州郡泰,令我户口裕,令我活计大,陆员外;令我家不分,令我马成群,令我稻满囷,陆使君。”还原了一个富裕的建州。
 
      公元943年,建州刺史王延政称帝建州,国号殷,建安自此有了都城的建制,抛开他叛闽自立的私心不说,对建州来说,不啻是一次凤凰涅槃,五凤楼、太和殿、都御坪,二十里长城建安大邦,保界闽粤,绵地八百里,生齿十万室,王延政将建州推到至高的地位,百官班列,商贾云集,儒释道融合,农学商汇聚。此刻的建州,荣耀无此,环绕九门,门临三溪的建州成为闽邦胜壤,那矗立在崇阳溪上宏丽雄伟的平政桥,比肩接踵走着南来北往的客商富贾。那坐落在建闽古道、城西驿路上“列屋三十楹”的富沙驿站,见证了太多的繁盛荣光。可以想见,那时的建州城内人头涌动,城外千帆竞发。清晨,船夫们唱着舟船,拉动帆弦,将建州的粮食、茶叶、笋竹等农产品运到全国各地,各地将丝绸、布匹、陶瓷等日用品运到建州城,百姓安居乐业,官府亲民爱民,就像是建州版“清明上河图”。彼时的建州城,街巷林立、桥水纵横,三十六条街,七十二条巷,三山六水七座桥,建州城的规模名贯闽地,不仅街市熙熙、坊巷攘攘,更有小桥流水人家,绿树山花环抱。 
 
      厚俗千年,养民生以淳朴;沃野千里,济家国以安康。两宋以降,建安北苑生产的建茶成为皇家贡品,并以“龙团凤饼”称号名贯天下,持续在宋、元、明三代品冠神州。此时的达官贵人、名人骚客以饮到建茶为荣。徽宗皇帝还亲自撰写《大观茶论》,对北苑御茶推崇备至,称“建茶擅瓯闽之秀气,臻山川之灵禀。本朝之兴,岁修建溪之贡,龙团凤饼,名冠天下。”可以想见此时的建茶,或沿闽贑古道,或顺建溪直下,通达四海八方的景象是如何壮观。建州,因其为建茶发源地,成为那个时代的北苑茶都。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水路发达,物丰土沃的自然条件和长治久安、政通人和的社会环境使建州成为一代港城,浆声灯影中的建州城,“家有诗书,户藏法律”,形成了千年古城的风雅魅力,也缔造了福地的辉煌盛大,让港城建州成为海滨邹鲁的福建名城,孕育出一代又一代的文人志士,成为中国历史上登榜进士上千名的18个进士县之一,出进士达1154名,状元6名。从唐代叶京开始,五代游简言、江文蔚至南宋理学之代表朱熹、明朝四朝首辅杨荣、吏部尚书李默,这些在中国历史上金光闪闪的名字都镌刻在建州的土地上,这仅是建州历代才士中的部分杰出代表。
 
      “建备五方之俗”,古城在悠扬的舟歌声中人才济济,通达天下,南宋宰相吕颐浩曾被建州庞大而优质的人才群体深为折服,留下了“建安之山高倚天,建溪之水直如弦;建安人才更豪气,名与山水争流传。”的深深感叹。建州能得到如此高的评价,的确离不开来自五湖四海的中原名流,山越豪强、骁勇铁甲、风尘布衣一荏又一荏的整合融化,才散发出如此璀璨的光芒。
 
      港城建州,舟歌悠扬。当人们在这座千年古城享受浆声灯影、悠游人生之时,我们不能忘记一代又一代的建州人,喊着号子闯荡的建溪江河之上的辛劳背影,不能忘记这片沃土是一千多年郡州都府的人文厚重衍发而生的。 
 
      郁郁乎名流邦域,泱泱乎建水长流。这座萦绕着无数建州人情结的千年古城历经沧桑,是磨砺,更是荣光,它的文化沉淀和历史底蕴改变着无数人的生命历程,当信息时代的浪潮汹涌而至,千年古城正经历时代的嬗变,突破传统,破茧重生,迎着朝阳,励精图治,打造“三江两岸水美城市”为目标,使这座城市重视历史荣光,谱写时代的崭新篇章。 
 
      当千年文明和时代钟声交汇之时,新时代的建州儿女们将以更加开放、创新、勤劳和勇敢,打造出海西绿色生态腹地“百姓富,生态美”的建安大邦。(作者:林张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